山丹丹红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理论实践 >> 内容

郭建波:伟大的理论 光辉的实践——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理论曙光》(9)

时间:2018/6/15 7:11:10 点击:

  核心提示: 伟大的理论光辉的实践 ——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第二卷《理论曙光》)(9) 郭建波 四.从唯物史观的角度来透析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原因。 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是生产力和生产...

 


伟大的理论  光辉的实践

——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第二卷《理论曙光》)(9)

 

郭建波 

 

.从唯物史观的角度来透析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原因。

社会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社会基本矛盾决定社会主要矛盾。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阶级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说到底还是由于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决定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反映到党内来,形成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因而我们运用唯物史观来研究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时候,只有从社会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分析入手,才能揭示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真正原因。

(一)社会主义社会矛盾体系的形成。

社会主义制度建立后,仍然存在着社会矛盾。正是由于社会矛盾的运动,才推动着社会主义社会不断从低级向高级的发展和进步。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对立统一规律对社会主义社会进行了深入分析,提出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仍然是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要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形成了社会主义社会矛盾体系。

这一矛盾体系的构成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社会基本矛盾、主要矛盾和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构成了社会主义社会矛盾体系。

构成这一矛盾体系的各个矛盾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基本矛盾,在社会矛盾体系中起着决定性作用,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社会基本矛盾决定社会主要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主要动力,无产阶级处于这一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资产阶级处于次要方面。在处理社会矛盾的时候,将社会矛盾划分为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矛盾的性质不同,处理的方法也就不一样。敌我矛盾是对抗性的,用专政的方法来处理;人民内部矛盾是非对抗性的,用民主的方法来处理。如果将敌我矛盾当作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就会犯右倾机会主义错误;如果将人民内部矛盾当作敌我矛盾来处理,就会犯“左”倾机会主义错误。这就要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开展两条战线的斗争,防止“左”或右的错误的出现。

阶级矛盾和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一般来说,阶级矛盾是对抗性的,但是在我国特殊的条件下,这种对抗性的矛盾可以作为人民内部矛盾用非对抗性的方法来处理。当然如果搞不好,或者资产阶级不愿接受,也会变为敌我矛盾用对抗性的方法来处理。[1]人民内部矛盾包括着阶级矛盾。敌我矛盾是阶级矛盾,但阶级矛盾不一定就是敌我矛盾。……阶级矛盾内有敌我矛盾,但不是主要的,大部分是人民内部矛盾。[2]

由于阶级矛盾是社会主要矛盾,因而在处理社会矛盾的时候,就要抓住主要矛盾。只要解决了主要矛盾,其他矛盾也就迎刃而解了。因而在处理主要矛盾的时候,就要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阶级矛盾大部分作为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只有少部分才是作为敌我矛盾来处理的。但是也要注意到,处于非对抗性的阶级矛盾,在一定条件下也会向对抗性转变,同样处于对抗性的阶级矛盾在一定条件下也会向非对抗性转变。

这样看来,在社会主义社会矛盾体系中,社会基本矛盾处于决定性地位。基本矛盾决定主要矛盾。只有抓住主要矛盾并予以正确地处理,才能解决基本矛盾,促进社会的发展。要解决主要矛盾,就必须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只有处理好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才能解决好主要矛盾,提纲挈领,势如破竹,使整个社会矛盾体系迎刃而解,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因而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就成为能够处理好社会主义社会矛盾体系的关键环节。

(二)从社会主义社会矛盾体系的运动中来分析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

从前文的研究中可以看到,社会基本矛盾、社会主要矛盾和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构成了社会主义社会矛盾体系。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是在这一矛盾体系的运动中产生的。社会基本矛盾决定社会主要矛盾,社会主要矛盾反映到党内来,形成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在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的斗争中引发了文化大革命。

社会主义革命既包括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又包括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就是生产关系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也就是经济基础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又叫做经济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是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又叫做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经济基础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构成了社会主义革命的基本内涵。

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根本原因。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当生产关系适应生产力发展的时候,就促进生产力的发展,反之就阻碍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当上层建筑适应经济基础的时候,就促进经济基础的发展,反之就阻碍经济基础的发展。因而这一基本矛盾实际上就是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一般来说,生产力在这一基本矛盾中起着决定性作用,但是在一定条件下,上层建筑又在这一基本矛盾中起着决定性作用。

为了促进社会生产力的迅速发展,就必须建立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不仅已经建立起来了,还在生产资料所有制结构中占了绝对支配地位,但是个体经济仍然存在,小生产的习惯势力仍然在每时每时地自发地大批地产生资本主义。人和人之间平等互助的社会主义人际关系尚未真正建立。分配领域的资产阶级法权仍然存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虽然建立起来了,但是尚不巩固,在生产关系内部仍然存在着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条件。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这种状况在经济基础内部也同样存在。从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巩固和发展的要求出发,就要建立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否则的话,旧的上层建筑就会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起到破坏和瓦解的作用。要建立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就要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从这里可以看到,正是由于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一基本矛盾的运动,才导致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产生。因而我们说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根本原因。

社会基本矛盾决定社会主要矛盾。阶级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说到底还是由于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所决定的。从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中可以看到,为了发展社会生产力,不仅要建立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即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还要建立社会主义上层建筑。这就要进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因而社会主义革命,既包括经济基础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也包括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阶级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缘故。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主要矛盾是阶级矛盾。既然社会主义革命包括经济基础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两个时期,那么阶级矛盾就不仅是经济基础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主要矛盾,而且也是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的主要矛盾。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因而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阶级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主要原因。

这里需要指出的是,虽然阶级矛盾在社会主义两个革命时期都是社会的主要矛盾,但是在这两个革命时期的阶级划分标准上却是不同的。在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阶级是以政治思想来作为划分标准的。毛泽东不仅在党内工作会议上这样讲过,康生也曾经作过这样的说明。[3]当然,这是阶级划分标准上的特殊性,只适用于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这是我们应该注意到的。

不论是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还是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时期,社会上两个阶级、两条道路的斗争必然会反映到党内来,形成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

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是社会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在党内的反映。两条路线的斗争贯穿于建国后十七年发展的风风雨雨,贯穿于整个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历程中,集中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和社会主义整个历史时期总路线的制定和执行上表现出来。前两条总路线解决的是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之间的矛盾问题,第三条总路线解决的是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问题。这三条总路线就是要解决社会主义社会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基本矛盾问题。由此我们看到,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与社会基本矛盾、主要矛盾的内在联系。

过渡时期总路线的实践是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的实践是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社会主义整个历史时期总路线的实践是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党内社会主义力量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在三条总路线的指导下,冲破重重阻挠,战胜千难万险,总结经验,吸取教训,动员群众,说服教育,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在探索中不断将社会主义推向前进。这里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党内进行的两条路线的斗争,除个别情况外,一般还是按人民内部矛盾来处理的。

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实际上就是究竟要不要探索一条适合中国国情的社会主义道路,是坚持生产力发展问题上的辩证论还是唯生产力论这两条不同发展路线上的分歧,关系到中国究竟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关系到中国社会主义发展的前途和命运。这在毛泽东和刘少奇等人之间集中展开,在三条总路线的斗争中鲜明地表现了出来。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成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直接原因,引发了文化大革命。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根本原因。社会基本矛盾决定主要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主要原因。社会上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必然要反映到党内来,形成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直接原因,引发了文化大革命。

(三)文革发生的必然与偶然。

文化大革命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文化大革命的发生是历史的必然性与偶然性的统一。

从社会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运动中可以看到,建立了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以后,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辩证关系出发,还要进一步建立社会主义上层建筑。这是因为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阶级矛盾虽然不是经济基础领域的主要矛盾了,却还是上层建筑领域的主要矛盾。由于在一定条件下上层建筑在社会基本矛盾中会起到决定性作用,因而这个时候的阶级矛盾就不仅在上层建筑领域而且还是整个社会的主要矛盾。这就要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否则的话,旧的上层建筑就会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起到破坏和瓦解的作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成果不仅难以获得巩固,而且还会付诸于东流。从这里来说,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发生是具有必然性的。

同时,我们还要看到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最终以文化大革命的方式出现,又具有偶然性。

邓力群在《国史讲谈录》中多次引用彭真的话,说当时毛泽东是想通过整风的方式来解决党内出现的分歧和矛盾,但最终采取了文化大革命的方式,这个原因他还不能讲。彭真虽然说出了这个事实,却不愿意讲明其中的真实原因,留下了历史的谜团。这尤为发人深思,耐人寻味。[4]

我们可以从逻辑上判断出这个原因肯定是不利于否定文化大革命的。否则的话,在文化大革命已经被全盘否定和彻底否定的情况下,彭真又会有什么样的顾忌呢?这样也就不难理解彭真为什么要在这个问题上采取“足将进而趑趄,口将言而嗫嚅”的方式了。这是因为一旦他讲明了这个原因,就会与当时否定文革的大局发生矛盾。作为一个在毛泽东身边工作多年洞悉中央决策内幕的高级领导干部,既不愿违背实事求是的思想原则,掩盖事实真相,又不能对当时否定文革的政治大局表示异议,因而就留下了这样一个线索,让后人通过研究与思考自己来揭开这个谜团,还原历史真相。

从文献资料的考察中可以看到,在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开展后,遇到了党内官僚干部势力的层层阻挠,还进一步发现有三分之一的权力没有掌握在马克思列宁主义者的手中。同时毛泽东和刘少奇在社教运动的性质、主要矛盾及运动的重点和方法上也产生了严重分歧。虽然以《二十三条》的制定为标志,拨正了“四清”运动的方向,但是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引发了毛泽东更深入的思考,向全党发出了中央出现修正主义的预警。

正是因为这样才使得党内整风和社教运动的推行遇到很大困难,致使这些运动流于形式,难以收到本质性成效。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才不得不寻找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新途径。这可以从文革被否定后我们党搞的整党、三讲、保持共产党人先进性教育以及反腐败的成效中从反面得到验证。从这里可以看到,如果党内整风和社会主义教育能够取得成效的话,毛泽东是不会采取文化大革命这种激烈的方式来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

虽然这个时候以毛泽东在党内的影响,变动刘少奇的地位并不困难,这从后来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刘少奇地位的改变上可以得到证明。这里令毛泽东忧虑的是,如果将来他不在了,党内特别是中央出现了修正主义,又该怎么办呢?他在反复思考之后才找到了文化大革命的方式。将来一旦中央出现了修正主义,人民群众就自发行动起来,革命无罪,造反有理,揭竿而起,群起响应,将修正主义消灭掉,使中国重回社会主义的大道。一九六七年二月三日毛泽东在同阿尔巴尼亚代表团的一次谈话中就讲到了这个问题。他说:“过去我们只抓了一些个别的问题、个别的人物。”“此外,还搞了一些在文化界的斗争,在农村的斗争,在工厂的斗争,就是社会主义教育运动,有些情况你们也知道。这些都不能解决问题,就没有找出一种形式,一种方式,公开地、全面地、由下而上地来揭发我们的黑暗面。”[5]因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最终以文化大革命的方式出现还是具有偶然性的。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从社会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运动出发,必须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产生是具有必然性的。但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又以文化大革命这种激烈的方式来进行却又具有偶然性。因而文化大革命是历史的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统一。

总之,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毛泽东构建了社会主义矛盾体系。这一矛盾体系是由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主要矛盾和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组成的。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基本矛盾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根本原因。社会基本矛盾决定主要矛盾。阶级矛盾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主要原因。社会上的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必然会反映到党内来,形成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两条路线的斗争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直接原因。从社会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运动中来分析,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发生是具有必然性的,但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以文化大革命的方式来出现却又具有偶然性。文化大革命是历史的必然性和偶然性的统一。

第四节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要点。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是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对立统一规律,从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实践出发,总结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经验教训,在对社会主义社会进行深入分析的基础上,逐步建立起来的。这个理论高屋建瓴,博大精深,逻辑谨严,入木三分,是由一系列理论要点构成的一个严密体系,是文化大革命的指导思想。党在社会主义整个历史时期总路线就是这个理论的集中概括。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原因及认识工具。

从前文的研究中我们知道,毛泽东运用马克思主义对立统一规律,对社会主义社会的矛盾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指出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仍然存在着阶级、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存在着资本主义复辟的危险性。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还是我国社会的基本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单有一个经济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不够的,也是不巩固的,必须还要有一个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彻底的社会主义革命,要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1]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由来。

我们研究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必须从唯物史观出发,站在工农大众的立场上,运用马克思主义对立统一规律,以详实的文献资料为依据,从社会矛盾的运动中来揭示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产生的复杂原因。只有这样才能够真正搞清楚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来龙去脉,认识到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历史必然性,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形成科学的认识和判断。

从文献资料的分析中我们得出结论,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根本原因。社会基本矛盾决定社会主要矛盾。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运动,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主要原因。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反映到党内来,形成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党内两条路线的斗争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直接原因。这样就从唯物史观的角度揭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发生的复杂原因。

从研究中我们发现,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社会主义社会矛盾运动的必然要求。这是巩固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加强无产阶级专政,完善社会主义制度的根本保证。在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无产阶级政党及其领袖是不是认识到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必要性,能不能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否建立起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发展要求的上层建筑,是关系到巩固社会主义还是复辟资本主义生死攸关的大事。

这就要求执政的无产阶级政党及其领袖,必须在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指导下,从本国实际情况出发,不仅要探索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普遍规律,还要探索本国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特殊规律,从本国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特殊规律中来认识普遍规律,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普遍规律中来进一步深化对特殊规律的认识。从普遍规律和特殊规律的探索中真正把握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本质。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性质。

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到底是什么性质的革命呢?革命的性质又是由什么来决定的呢?革命的范围是什么呢?这次革命与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乃至于新民主主义革命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现在我们来研究这些问题。

(一)革命的性质。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性质,仍然是社会主义革命。这是因为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虽然占有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已经被消灭了,但是政治思想上的资产阶级仍然存在,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还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1]

社会主要矛盾决定革命的性质。近代的中国,由于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革命的性质就只能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由于领导阶级的不同,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又分为旧民主主义革命和新民主主义革命两个不同的时期。以五四运动为标志,中国无产阶级登上政治舞台,成为中国革命的领导阶级,诞生了中国共产党,承担起革命的领导重任,由此就进入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了。同样,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时期,由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当时社会的主要矛盾,因而革命的性质就是社会主义革命。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由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还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因而革命的性质仍然属于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性质是社会主义革命,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缘故。

有人可能会问,是否占有生产资料是阶级划分的标准,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占有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已经被消灭了,为什么阶级矛盾还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呢?

通过对文献资料的考察我们发现,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阶级划分标准发生了变化,政治思想取代生产资料成为新的阶级划分标准了,这样再以原先的阶级划分标准也就难以理解阶级矛盾还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了。这里就产生一个疑问,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向来是以生产资料作为阶级划分标准的,而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却是以政治思想作为阶级划分标准,这到底是背离还是发展了马克思主义阶级划分的原则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还是要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入手才能够解释清楚。阶级矛盾仍然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阶级划分标准的变化,说到底是还是由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所决定的。

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出发,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发展要求建立与其相适应的上层建筑,否则的话,旧的上层建筑就会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起到破坏和瓦解的作用。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标志着经济基础领域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已经基本上得到了解决,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建立起来了。但是阶级矛盾在上层建筑领域不仅仍然存在,而且还处于主要地位。要建立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就要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究其原因,还是因为阶级矛盾仍然在上层建筑领域是主要矛盾的缘故。

要解决上层建筑领域的阶级矛盾,就要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可是依据原先的阶级划分标准,上层建筑领域并没有占有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阶级矛盾在上层建筑领域已经不存在了,根本没有必要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了。但是从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中可以看到,正是由于阶级矛盾还是上层建筑领域的主要矛盾,因而才要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这样的反差和矛盾,只有在阶级划分标准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即不是以是否占有生产资料,而是以政治思想作为阶级划分标准的变化中才能够得到解决。

有人可能还要进一步发问,既然阶级矛盾是上层建筑领域的主要矛盾,那么这个上层建筑领域的主要矛盾又怎么会成为社会的主要矛盾呢?

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基本矛盾中,虽然生产力对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起着决定性作用,但是在特殊情况下,生产关系对生产力、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也会起到决定性作用。由于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因而在这一社会基本矛盾中,一般情况下生产力对这一社会基本矛盾起着决定性作用,但是在特殊情况下上层建筑对这一社会基本矛盾又会起着决定性作用。[2]因而在阶级矛盾还是上层建筑领域主要矛盾的背景下,由于这个时候上层建筑对社会基本矛盾的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在这种情况下阶级矛盾就不仅是上层建筑领域的主要矛盾,同时还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由此我们看到,阶级划分标准的变化,社会主要矛盾的确定,究其原因还是由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决定的。

当然,话又说回来,阶级划分标准的变化,只是适用于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以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时期,具有适用的特殊性,并没有否定以生产资料作为阶级划分标准这个普遍性原则。我们把以生产资料作为阶级划分的标准,称为阶级划分标准上的普遍性,而把以政治思想作为阶级划分的标准,称为阶级划分标准上的特殊性。既不能用阶级划分标准的普遍性来否定阶级划分标准的特殊性,也不能以阶级划分标准的特殊性来否定阶级划分标准的普遍性,而要将两者结合起来,看到阶级划分标准的能动的发展过程,随着社会主义革命的深入发展,及时变革阶级划分标准,确定社会主要矛盾,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在阶级划分标准问题上,坚持以生产资料作为阶级划分的标准,就是坚持了阶级划分标准上的唯物论,坚持以政治思想作为阶级划分的标准,就是坚持了阶级划分标准上的辩证法。只有将两者结合起来,才是坚持了阶级划分标准上的辩证唯物论。这就要求我们在社会主义革命实践中,要以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论为指导,紧紧抓住社会主要矛盾,准确把握阶级划分标准的变化,将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进行到底。

社会主要矛盾的确定和阶级划分标准的变化,不仅运用唯物史观从理论上进行了科学的论证,同时也经受住了实践的检验。苏联解体和东欧剧变,就是因为没有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致使这些隐藏在共产党内的政治思想上的资产阶级篡夺了党和国家的领导权,转变为掌握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这些国家和地区也就出现了复辟了资本主义。文革以后中国社会的发展,新兴资产阶级的出现,社会主义公有制经济的大面积破产也从反面证明了这一点。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决定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社会主义革命的性质,是由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运动所决定的。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之所以还要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究其原因是由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运动造成的。由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还是社会的主要矛盾,这就决定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性质仍然是社会主义革命。

(二)革命的范围及其不同表述。

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是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我们知道,建立在经济基础之上的政治、法律、道德和社会意识形态,构成社会的上层建筑。上层建筑是由政治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态两部分构成的。因而毛泽东将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又叫做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3]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都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不同表述,实际上都是一个意思。

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具体说来就是在上层建筑领域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之所以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归根结底还是由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决定的。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出发,在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建立以后,就必然要求建立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只有建立了社会主义上层建筑,才能够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并促进社会生产力的发展。这就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社会主义革命为什么必须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的根本原因。

由此看来,社会主义革命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具体说来在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进行,并不是偶然的,而是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运动的必然要求。这就要求共产党人不仅要认识到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必要性,而且还要认识到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紧迫性,将革命的范围锁定在上层建筑领域,弄清楚上层建筑领域存在的问题究竟是什么,到底是哪些环节不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发展要求,集中力量搞好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要求的上层建筑。只有准确界定革命的范围,才能够做到有的放矢,命中目标,将社会主义革命落到实处。这是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必要条件。

从这里可以看到,为了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必须准确界定革命的范围。只有界定了革命的范围,才能够锁定革命的对象和斗争目标,将革命进行到底,取得胜利。这是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必然要求。

(三)两次社会主义革命的关系。

这里说的两次社会主义革命,是指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这两次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关系如何呢?

从历史的考察中可以看到,这两次社会主义革命既有相同点,也有不同点。只有弄清这两次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异同点,才能够更好地把握两次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关系。

这两次革命都是在共产党领导下,依靠广大人民群众,在无产阶级专政建立以后进行的,从性质上来说都是社会主义革命,要破私立公,进行革命的原因都是因为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的矛盾是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因而要通过革命的方式来解决这个主要矛盾的缘故,革命的前途都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

但是这两次社会主义革命也具有重大不同:

两次革命的领域不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在经济基础(生产关系)领域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主要是解决经济基础(生产关系)领域存在的阶级矛盾,是要建立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生产关系);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主要是解决上层建筑领域存在的阶级矛盾,是要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

两次革命的对象及阶级划分标准不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以是否占有生产资料来作为阶级划分标准的,革命的对象是占有生产资料的资产阶级;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以政治思想作为阶级划分标准的,革命的对象是政治思想上的资产阶级。

两次革命的目的不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要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要消灭人们头脑中的私有观念。

两次革命所处的阶段不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在无产阶级专政建立后,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前进行的革命;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的情况下,社会主义制度建立以后进行的革命。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这两次社会主义革命既密不可分,又具有重大不同。从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来分析,可以进一步认识到两次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关系。

为了发展社会生产力,就必须建立社会主义生产关系,这就要进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社会主义生产关系建立起来了。生产关系的总和构成社会的经济基础。这样也就建立了社会主义经济基础。从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之间的矛盾运动来看,只有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要求的上层建筑,才能够促进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发展,否则的话,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成果不仅难以巩固,而且还会付诸于东流,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就会遭到破坏和瓦解。要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就要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发展要求的上层建筑。只有这样才能够建立社会主义上层建筑,促进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发展。因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必要条件,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则是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充分条件。

正是因为这样,毛泽东才把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具体表现——文化大革命,而不是把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作为他一生所办的第二件大事。[4]

(四)三次革命的关系。

三次革命指的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新民主主义革命、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中国革命分两步走,第一步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第二步是社会主义革命;[5]社会主义革命又分两步走,第一步是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第二步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6]这三次革命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前文我们研究了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之间的关系,现在我们研究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关系。其实,这两次革命既具有密切联系,又存在着重大区别。弄清它们之间的联系与区别,对于我们认识它们这间的关系具有重要意义。

不论是新民主主义革命,还是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都是以马列主义毛泽东主义为指导,在无产阶级先锋队——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依靠工农兵群众及革命干部和知识分子进行的革命,都属于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向着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方向发展。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这两次革命具有明显的不同:

社会性质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是处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则是处于社会主义过渡时期。

革命性质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性质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而这次革命的性质却是社会主义革命。

革命任务和对象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是反帝反封建,以外国侵略者和地主阶级为革命对象;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则是反对资本主义,以资产阶级为革命对象。

革命方式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以武装斗争为主要方式;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则是采取和平方式。

革命结果不同。新民主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进入到新民主主义社会,建立人民民主专政;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进入到社会主义社会,建立无产阶级专政。

以上我们分析了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之间的异同点。从中可以看到,它们在逻辑上既有密切联系,又存在着重大不同。如果没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就不会进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如果不以社会主义革命思想为指导,即使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也是难以进行生产资料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只有进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建立了社会主义制度,才能够进一步巩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果,否则的话,不仅新生的人民政权难以获得巩固,就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果也会付诸于东流。因而新民主主义革命是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条件,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则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充分条件。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对三次革命的关系表述如下:

新民主主义革命是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必要条件,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则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充分条件;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的必要条件,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则是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充分条件。从中可以看到,没有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就不可能进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没有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就不可能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同时如果不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就不能巩固和发展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成果;如果不进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就不能巩固和发展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成果。新民主主义革命与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性质不同,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却性质相同,且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又对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成果的巩固和发展具有决定性意义。因而毛泽东才将新民主主义革命(建立新中国)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发动文化大革命)作为他一生所办的两件大事。[7]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在社会主义社会基本矛盾和主要矛盾的运动中发生的,是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有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的社会主义革命的不同表述。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在新的条件下的发展,与这两次革命具有一脉相承的联系,是这两次革命巩固和发展的充分条件。我们只有将这三次革命联系起来,发现它们之间内在的逻辑联系,才能够对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产生与发展及其对社会主义社会的成败得失有一个深刻的认识,以便于自觉地、主动地投身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洪流,将革命进行到底。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本质。

前文我们分析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性质,那么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本质是什么呢?在革命的本质中,核心又是什么呢?革命的本质在上层建筑内部,具体说来就是在政治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态这两个方面,又是如何表现的呢?什么才是无产阶级政权的本质属性呢?现在我们就来研究这个问题。

(一)革命本质论。

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本质是什么呢?

一九六七年十一月六日《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联合发表的纪念十月革命五十周年的编辑部文章《沿着十月社会主义革命开辟的道路前进》一文中,谈到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本质问题。该文对这个问题是这样表述的:

“无产阶级专政下的阶级斗争,在本质上,依然是政权问题,就是资产阶级要推翻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则要大力巩固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必然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中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的专政。”[1]

这个表述是文章起草人员将毛泽东以前关于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本质的讲话整理成文后,又经过毛泽东审阅才定稿的。因而关于革命本质论的表述是毛泽东提出来的。这是没有疑问的。

其实,正是由于无产阶级专政下仍然存在着阶级斗争,因而才要进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革命本质和斗争本质一样,都是为了政权问题。从这段论述中可以看到,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本质,就是政权问题,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围绕政权问题进行的斗争。斗争的核心是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要巩固无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要推翻无产阶级专政。为了巩固无产阶级政权,无产阶级就要在上层建筑其中包括各个文化领域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的专政。

革命的本质是政权问题。我们知道,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反作用于经济基础。这种反作用表现在一定条件下,上层建筑会对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发展起着决定性作用。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巩固与发展,需要与其相适应的社会主义上层建筑。要建立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就要进行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上层建筑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因而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业已建立,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以后,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的社会主义革命。

上层建筑分为政治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态两个方面。政治上层建筑的主要组成部分是政权。政治上层建筑决定社会意识形态,社会意识形态又反作用于政治上层建筑。为了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发展要求的上层建筑,无产阶级要在整个上层建筑领域进行无产阶级专政。这就是说,要把无产阶级专政不仅落实到政治上层建筑方面,还要落实到社会意识形态方面,一句话,落实到包括思想文化在内的整个上层建筑领域。只有这样才能建立巩固的无产阶级政权,发挥政治上层建筑在上层建筑中的决定性作用,巩固和发展社会主义经济基础。

正是因为这样,列宁才说:“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政治同经济相比不能不占首位。不肯定这一点,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最起码的常识。”[2]这是上层建筑领域社会主义革命的必然要求,也是由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之间的辩证关系所决定的。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到,无产阶级政权在社会主义上层建筑领域起着决定性作用,社会主义上层建筑对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巩固和发展又起着决定性作用,因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本质,就仍然是政权问题,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围绕政权进行的斗争。

在无产阶级已经取得政权,无产阶级专政业已建立的情况下,这种斗争就要围绕是巩固还是推翻无产阶级专政来展开。无产阶级要求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要求颠覆无产阶级专政。这样是坚持还是推翻无产阶级专政,就成了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斗争的核心。这种核心地位是由于政权在社会基本矛盾中的作用决定的。只有紧紧抓住了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够解决政权究竟是掌握在资产阶级还是无产阶级手中的问题,才能够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要求的无产阶级政权。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看到,毛泽东在这段论述中揭示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本质是政权问题,斗争的核心问题则是无产阶级专政,革命是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无产阶级要在上层建筑领域进行全面专政。只有这样,才能够使无产阶级和革命人民,在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这一社会基本矛盾的运动中,透过杂乱的表象抓住本质,提纲挈领,举重若轻,取得上层建筑领域社会主义革命的胜利,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的上层建筑。

(二)政治上层建筑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

前文我们分析了上层建筑领域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问题。上层建筑分为政治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态两个方面,那么这两个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问题又是如何呢?

我们先来分析政治上层建筑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

政治上层建筑主要就是一个政权问题,由政府机构以及军队、法庭、监狱等国家机器组成。一个阶级要成为国家的统治阶级,就必须掌握这个国家的政权。要掌握这个国家的政权,就必须建立本阶级的专政。只有这样才能维护本阶级的统治。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一条定律。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以后,虽然无产阶级掌握了政权,建立了无产阶级专政,但是这个政权还有待于进一步的巩固和发展。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在政治上层建筑方面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围绕政权问题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斗争的核心表现在是巩固还是推翻无产阶级专政上。这是政治上层建筑方面斗争的本质问题。

这种斗争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多次出现过。一九五七年右派的进攻和反右派斗争,一九五九年庐山会议期间的右倾和反右倾斗争,“三反五反”以及“四清”运动期间发现的严重问题等等。正是因为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过程中出现了这些严重问题,一九六四年五月至六月,毛泽东在北京召开的中央工作会议上说:我们这个国家有三分之一的权力不掌握在我们手里,掌握在敌人手里。一九六九年四月,中共九大期间他又说:“过去这些(指从中央到工厂、机关、学校。——引者注)不都在我们手里,大都在国民党手里,都在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手里,而且他们还有后台。”“看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不搞是不行的,我们这个基础不稳固。据我观察,不讲全体,也不讲绝大多数,恐怕是相当大的一个多数的工厂里头,领导权不在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不在工人群众手里。”[3]

从毛泽东的讲话中可以看到,当时无产阶级政权内部存在的问题是严重的。这些严重的问题表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政治上层建筑方面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无产阶级在国家政权的一个相当大的部分已经失去了领导权,在这部分机关、单位中领导权掌握在资产阶级手中,无产阶级专政已经蜕变为资产阶级专政。

这是在生产资料所有制上的社会主义革命基本完成后,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在政治上层建筑方面围绕政权问题进行的斗争。从文献资料中可以看到,这些斗争不是人为的,而是客观存在的,是社会上的阶级斗争在党内的反映。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资产阶级不仅在外部进行颠覆破坏活动,而且还打入共产党内,用资产阶级的糖衣炮弹(既有物质的,也有精神的)俘获了意志薄弱立场摇摆的一部分共产党人,从内部来搞垮共产党,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在政治上层建筑方面,资产阶级攻城略地,业已取得重大进展,掌握了相当一部分领导权。但是,这种状况却没有引起从中央到地方的许多干部的警觉和重视,他们仍然对无产阶级政权面临资本主义复辟的严重隐患熟视无睹,默然置之。为避免这种状况的出现,就要发动人民群众,在政治上层建筑方面开展社会主义革命,打击资产阶级反动势力,夺回被资产阶级篡夺的权力,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由此看来,政治上层建筑领域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就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围绕政权问题展开的,核心是巩固还是推翻无产阶级专政。这是因为无产阶级专政是巩固无产阶级政权的根本保证。

(三)社会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

从前文的分析中可以看到,政治上层建筑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仍然是政权问题,核心是围绕巩固还是颠覆无产阶级专政展开的。那么,社会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又是如何呢?

要想探究社会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首先要搞清楚社会意识形态和政治上层建筑之间的关系问题。政治上层建筑决定社会意识形态,社会意识形态又反作用于政治上层建筑的发展,在特殊条件下还会起到决定性作用。关于这两者之间的关系,一九六二年九月毛泽东在八届十中全会上的讲话中对此作出了说明。他说:

“凡是要推翻一个政权,总要先造成舆论,总要先做意识形态方面的工作。革命的阶级是这样,反革命的阶级也是这样。”[4]

从毛泽东的讲话中可以看到,上层建筑领域的阶级斗争,往往先从意识形态方面着手,做好舆论准备,不论是革命的阶级还是反革命的阶级,都是这样做的。这是一条历史的规律。因而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就要重视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开展意识形态方面的社会主义革命。

其实,早在一九五七年二月毛泽东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一文中就谈到了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问题。他说:“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的阶级斗争,各派政治力量之间的阶级斗争,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在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还是长时期的,曲折的,有时甚至是很激烈的。无产阶级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资产阶级也要按照自己的世界观改造世界。在这一方面,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之间谁胜谁负的问题还没有真正解决。”[5]

由此看来,毛泽东提出意识形态方面的阶级斗争,进行意识形态方面的社会主义革命,固然有当时苏共产生赫鲁晓夫修正主义和中共党内出现黑暗风、单干风和翻案风等因素,但也是有渊源的。这是毛泽东经过慎重思考以后做出的决定,并非是心血来潮的产物。

在毛泽东提出进行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任务以后,中央意识形态工作部门及其领导人又是如何执行这个任务的呢?

从业已公开的文献资料中可以看到,一个是言者谆谆,一个是听者藐藐,致使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进行遇到很大困难。负责宣传工作的中共中央宣传部对此持消极态度,毛泽东后来批评中宣部是“阎王殿”,要“打倒阎王,解放小鬼”。文化部及一九六四年七月成立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也没有真正承担起领导文化革命的重任,没有真正执行毛泽东关于文艺的两个批示,因而毛泽东批评文化部是“帝王将相部”、“才子佳人部”,后来又提议撤销原来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成立新的文化革命小组,隶属于中央政治局常委之下。这些问题的出现,当时负责处理中央日常事务的书记处无疑是负有重要领导责任的,这成为一九六六年五月调整中央书记处组成人员的重要背景。[6]

在意识形态方面,不仅要进行文艺革命,毛泽东还提出要进行教育革命、哲学革命、知识分子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等一系列观点和主张,要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和政治上层建筑要求的意识形态,这就为意识形态方面的社会主义革命指明了方向。

社会意识形态方面不仅对政治上层建筑方面具有能动性作用,是颠覆政权的突破口,而且在特殊条件下还会起到决定性作用。意识形态方面的社会主义革命,就是要确立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主义在社会意识形态方面的指导地位,无产阶级去占领社会意识形态阵地,改造人们的世界观,进行文艺革命和教育革命,让工农兵群众成为文艺舞台的主角,坚持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知识分子要走与工农群众相结合的道路,培养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实践中培养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的接班人,总之一句话,就是要建立适应社会主义经济基础和政治上层建筑要求的意识形态。

在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要严格区分和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将民主和专政结合起来,探索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新途径。在斗争中既要摆事实,讲道理,写出有说服力的文章,以理服人,相信真理愈辩愈明,又要看到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是以无产阶级专政为后盾的。这就要将无产阶级专政落实到社会意识形态的方方面面,对社会意识形态进行全面的专政。这是由社会意识形态和政治上层建筑之间的辩证关系决定的。

无产阶级专政要为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确立保驾护航,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要为无产阶级专政提供道义和理论的支持。在阶级斗争存在的社会中,社会统治思想就是统治阶级的思想,统治思想的确立是以统治阶级的专政为后盾的。这是阶级斗争的规律,不论革命的阶级还是反革命的阶级都是这样。这是因为批判的武器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一个行动胜过一打纲领。因而如同没有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支持的无产阶级专政,就不能形成统一的思想和意志,就会失去方向和目标一样,没有无产阶级专政保护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同样也是难以获得统治地位的。

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在上层建筑领域就是要打破旧的社会意识形态,实行全面的专政,建立适应政治上层建筑要求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本质上还是为了巩固和加强无产阶级政权。无产阶级专政是进行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坚强后盾。社会主义意识形态,是为社会主义政治上层建筑服务的,在特殊条件下还对政治上层建筑具有决定性作用。因而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不仅关系到无产阶级政权的巩固与发展,同样也决定着无产阶级专政的生死存亡。从这里可以看到,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对无产阶级政权巩固的重要性。

(四)无产阶级政权的本质属性。

前文我们分析了上层建筑及其组成部分政治上层建筑和社会意识形态方面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既然上层建筑领域社会主义革命的本质是政权问题,核心是巩固还是推翻无产阶级专政,那么无产阶级政权的本质属性是什么呢?

其实,无产阶级政权的本质属性就是无产阶级专政。离开无产阶级专政来谈无产阶级政权的巩固与发展,无异于水中捞月,缘木求鱼,除了骗局以外,又能作何解释呢?这就要求我们切实认识到在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行使无产阶级专政的必要性。因为只有无产阶级专政才能够镇压资产阶级的反抗,维护无产阶级的根本利益,巩固革命成果,保护无产阶级政权。这是无产阶级手中的“刀把子”。在这方面放松警惕,患幼稚病,只能会葬送无产阶级政权,导致资本主义复辟。这是无产阶级用鲜血换来的沉痛教训。

革命导师对无产阶级专政作了深刻的论述。

马克思说:“在我以前很久,资产阶级的历史编纂学家就已经叙述过阶级斗争的历史发展,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已经对各个阶级作过经济上的分析。我所加上的新内容就是证明了下列几点:(1)阶级的存在仅仅同生产发展的一定历史阶段相联系;(2)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3)这个专政不过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7]

马克思说:“在资本主义社会和共产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8]

从马克思的论述中可以看到,无产阶级专政是阶级斗争的产物,也就是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进行斗争的必然结果。这个专政不是永久存在的,而是只存在于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的过渡时期。在这个时期必须实行无产阶级专政。

但是在恩格斯去世后,马克思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遭到了第二国际内部伯恩施坦、考茨基等人的篡改,他们主张改良,反对革命,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形成了一股修正主义逆流。这种篡改马克思主义的行为遭到了以列宁为代表的左派的痛斥,在第二国际内部同右派进行了激烈的斗争。一九○三年俄国社会民主工党第二次代表大会召开,列宁主张将无产阶级专政写入党纲,形成了布尔什维主义,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无产阶级政党。

列宁把是否承认无产阶级专政作为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的试金石。

他说:“谁要是仅仅承认阶级斗争,那他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他还可以不超出资产阶级思想和资产阶级政治的圈子。把马克思主义局限于阶级斗争学说,就是阉割马克思主义,歪曲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主义变为资产阶级可以接受的东西。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马克思主义者同平庸的小资产者(以及大资产者)之间的最深刻的区别就在这里。必须用这块试金石来检验是否真正理解和承认马克思主义。”[9]

列宁认为,仅仅承认阶级斗争还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只有承认阶级斗争,同时也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才是马克思主义者。列宁这样讲是有原因的。从前文我们引用马克思的话中可以看到,资产阶级的历史学家不仅承认阶级斗争,还曾经研究过阶级斗争的历史,资产阶级的经济学家也对各个阶级从经济上进行过分析,因而单单承认阶级斗争,对阶级和阶级斗争从经济的角度作出分析和说明,仍然没有脱离资产阶级思想的范畴。只有承认无产阶级专政,实行无产阶级革命,才能找到消灭雇佣劳动,使无产阶级获得解放,推翻资本主义,实现共产主义的正确道路,这样也就突破了资产阶级的思想范畴,成为马克思主义者。因而列宁才把是否承认无产阶级专政作为辨别真假马克思主义者的试金石。

但是,在斯大林去世后,从苏共二十大开始,赫鲁晓夫集团开始背叛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提出了“三和两全”的修正主义路线,修正主义逆流成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最大危险,成为中苏两党在意识形态方面出现分歧的主要原因,引发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上空前规模的大论战。

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基本原理,进行反修防修,先后写出了《关于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在中苏论战期间又写出了《关于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建议》、九评苏共中央信等系列文章,系统批判了苏共“三和两全”的修正主义路线,阐述了中国共产党的基本观点,吸取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教训,总结了无产阶级专政的经验,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关于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

其实,中国共产党内也存在着回避、淡化和削弱无产阶级专政的倾向。一九六二年刘少奇修订再版《论共产党员的修养》时,在引用列宁《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中的两段文字时,仍然和初版时一样,竟然无视引文原意,不顾无产阶级专政在引文中所表达的涵义,以及前后文字之间的衔接,硬是将两段引文中表述无产阶级专政的语句给删掉了。

这件事在文革期间闹得沸沸扬扬,一九六七年五月《红旗》杂志和《人民日报》发表的《〈修养〉的要害是背叛无产阶级专政》一文对此作了分析和说明。文革被否定以后,有人却说这篇文章断章取义,栽赃陷害,给刘少奇扣上了大帽子,致使刘少奇蒙受了不白之冤。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呢?

一九八○年三月,人民出版社在出版刘少奇《论共产党员的修养》单行本以及一九八一年十二月出版《刘少奇选集》(上卷)时,编者对两段引文所作的删节作了不同的解释,认为其中一段引文的删节不损害原意,另一段引文的删节则损害原意,因而编者将这段引文中的删节内容予以恢复,还特意加写了一个编辑部注:

这里的引文以前各版在“由于这一切原因”以下,省略了“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等字。作者可能因为重点是要说明消灭阶级必须经过非常“艰难的工作和斗争”,所以作了这种省略。考虑到这段引文的省略对原意不免有所影响,还是恢复了“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这句话。[10]

这种解释是编者的猜测,并没有说服力。文革后,刘少奇的《论共产党员的修养》一文再版时,虽然将其中一段引文中删节的“无产阶级专政是必要的”这句话予以了恢复,有利于人们理解这段引文的完整表述,却是编者从技术角度所做的画蛇添足式的努力,并不符合刘少奇的本意。因为不论是在《论共产党员的修养》的原版还是再版中,刘少奇都是要删掉这句话的。文革后的编者作出这样的解释和恢复,显然是对刘少奇在引文中因为删节这句话所造成的消极影响进行的亡羊补牢式的补救。因为即使抛开政治意图不论,单纯从技术角度上来说刘少奇的删节也是损害引文原意的。

刘少奇在两处引文中作这样的删节,到底是纯粹的偶然性,还是必然中的偶然呢?

如果孤立地看这件事,倒有可能被认为是偶然性。但是这件事确实让人深思,为什么刘少奇在这两段引文中要单独将无产阶级专政的语句给删掉呢?他这样做的意图是什么呢?如果我们将刘少奇在过渡时期总路线、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和党在社会主义整个历史时期总路线上的态度联系起来进行分析,他在这两处引文中对无产阶级专政语句的处理决不仅仅是一种偶然性的疏忽,而是他认为中国应该搞一个时期的新民主主义,对搞社会主义抱着漠视态度的必然结果。他在两处引文中对无产阶级专政问题的处理不过是他这种政治态度的具体反映而已。这件事说明党内在无产阶级专政问题上是存在严重分歧的,文革期间刘少奇被作为党内头号党内走资派进行批判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作者:郭建波 来源:原创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山丹丹红网(www.awzhx.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7766663538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1501448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