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丹丹红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心说理 >> 内容

谭伟东:毛主席孤独吗?邓小平真的都不孤独吗?看伟大的孤独与渺小的舒服

时间:2014/9/9 11:57:34 点击:

  核心提示:毛主席孤独吗?邓小平真的都不孤独吗?看伟大的孤独与渺小的舒服———毛泽东主席逝世三十八周年悼念文章作者:谭伟东(中美战略研究院总裁)丑陋、灵魂肮脏、下贱的张建星,批着《人民日报》副社长群体之皮,干着、思...




毛主席孤独吗邓小平真的都不孤独吗


伟大的孤独与渺小的舒服


——毛泽东主席逝世三十八周年悼念文章

 

作者:谭伟东中美战略研究院总裁

 

 

丑陋、灵魂肮脏、下贱的张建星,批着《人民日报》副社长群体之皮,干着、思着、念着、议着下留、庸俗不堪,却妄为正道的下三滥特色之殇,盛世之腐:灵魂堕落是最大的堕落,价值颠覆是彻底的颠覆,思想精神的腐败是毁灭性腐败。丧失灵魂、信仰,以丑为美,以邪压正,以无聊、白齿充做自以为是,自命不凡,收获的只能是跳蚤。腐败之根、之源、之基,在于党政军高级干部的统治堕落,治理无齿,灵魂无度。

戴高乐将军有句名言:伟人是孤独的。世人皆知,天才是孤独的。但凡伟人、天才,其必定是高瞻远瞩,卓越超群,伟大高尚崇高,巍峨之立于高耸入云之端,从而必定会“阳春白雪,和者盖寡”。由于其所思所虑,其志所奇,其能所大,造成常人、众人、群人或者高山仰止,或者颇有些“其大无外其小无内”的神视与玄敬之感,从而伟人、天才自然会领略到某种所谓“被敬而远之”,或宛如摩西那养,受到困惑中的质疑,曲折中的埋怨和不解,

胜利后的遗忘。

张健性们理解不了这份孤独。这些恶犬般的小人、庸徒烂党们不过是些给块骨头就狂吠的人渣,无非是些得志便猖狂的中山狼。他们惺惺相惜,小人得志,同道宗主,怎能不拿出吃奶的力气,摇唇鼓舌命?

以小丑们的德兴与智商,自然非但理解不了这份伟大的孤独,更对于领袖、导师、英雄的盗火神般的神圣牺牲、伟丈夫的献身,无所求、无回报的大奉献的殉道者的孤独,非但无法理解,还要阴阳怪气,说三道四,指桑骂槐。特色社会权贵精英的脑残、弱智、低智商社会,从其无知无品的祖师爷开始,就这样黄鼠狼下耗子,一窝不如一窝。明明是厕所里的谈资,充满着恶臭酸腐的奇谈怪论,却偏偏要摆到台面子上来,堂而皇之地登上党中央的机关报。所为自然是群情激愤,海内外共讨之,整个一个比茅以轼、袁腾飞之流更加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任何统治者,胆敢以正规野战军武装暴力,公开赤裸裸的镇压贫民的政治运动,其邪恶、反动,迟早会被清算。这一政治律不受阶级、政党、历史、社会制约,永远如此,天下无二。

任何历史小人,世道矮仔,理论与思想矬子,政治与社会贼子,迟早都会在皇帝新衣之下,彻底原形必露。这一文化律不受阶级、政党、历史、社会制约,永远如此,天下无双。

任何大政治家,历史与时代巨人,都必须无条件地顺应历史潮流,以大治、大勇、大德、大为,赢得民心,驾驭民意,统合民情。倘若以民为敌,逆民心、激民意,违民愤而动,则不论何人,什么力量,那种党派团体,彻底失败和粉身碎骨则是迟早的事。

拿破仑说世上有两种力量刀枪和思想。长远看总是思想战胜刀枪。

天行有常,地动有律,人择有序,事变有缘。“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十月祝酒歌》当时不是施光南的私心发泄,无疑有着时代民心归宿的影子。虽然智人、百姓、坚定的马列毛主义者,社会主义者,不是没有疑虑和担心的,但人民接受了历史变轨和时代新择。但84年是顶峰。“小平你好”是自发的,而由此转向“好你小平”则是潮变的最初历史警觉。

84年的独角戏,已经把当代的垂帘听政暴露无疑。党的总书记、国家主席统统成了陪衬,开了当代中国名不正言不顺的政治先河。自此以后,问题丛生,愈演愈烈,各级代表大会,历次各界,民主、自由、批评、向上的态势不再。

毛主席的晚年,依照梅葆玖《毛泽东的最后岁月》长篇纪实报告文学看,似乎是相当孤独的,但假定其的确是孤独的,那也无疑是一种伟大的孤独。而事实上任何一位有着正常思维、情感,一般鉴赏力、观察力的人,只要看一看《走进毛泽东》这部纪录片(对外发行的是叫《魅力领袖毛泽东》,就会得出明确无误的结论,毛泽东即使是走进晚年,既使重病缠身,甚至风烛残年,既使黄昏渐进老骥伏枥,却始终是那样的达观、潇洒,风趣、幽默,加上他天然的领袖魅力,自然本色,智慧、意志、情绪、知识超人,加上他始终如一的循循善诱,诲人不倦,加上他始终御侮如一的平易近人,又加上他既洞若观火,明察秋毫,又有神来之笔,天籁智慧,加上他绝对的大事超级聪明,小事也有选择的不糊涂,加上他人民上帝情结,革命意志弥坚,生死信念达观,历史现实通览,加上他绝对的鱼水情深的人民领袖之质,使得他始终地完全地永远地被置于浓浓的人民、社会、民间、百姓和一切同他有关的人的崇敬、挚爱、关怀的爱意情暖之中、之间。张玉风、孟景云,更早期的小李,吴莲灯,还有江青、李敏、李讷、毛岸青、刘松林、韶华、毛新宇,还有孔冬梅兄妹,更由宛如己出的大弟之子毛远新等等,等等,毛主席既不缺亲情,更不缺友情、民情。毛主席是何等的幸福!

连胡耀邦都明确、反复地叙说,毛主席同属下喜欢聊天,在一起常常是大家开心,氛围极好,同耀邦自己直接打交道的太上皇式的人物,形成了尖锐的决然的对比。胡耀邦晚年不得不以用触摸左右耳朵的方式,同秘书们提及他们,其蝉弱寒噤,远远超出巴金的噩梦和合吓出一身冷汗。那些白日之沃梦,光天化日之下之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之恐惧,这样的人会幸福吗?以这样的政客,主导社会和国家航船,国人能幸福吗?张建星的无齿吹捧,下三滥的无齿谰言,不是荒唐之极的吉尼斯记录,登峰造极之无齿谰言,还会是什么?

伟大的孤独同渺小的舒服全然不在一个层次,从阳春白雪,从“江山靠谁守”,从国际共产主义大潮潮变和接班人的焦虑,从两千万烈士的鲜血会否白流,从大家、宇宙第一人之情感追求和谈锋对手,同生死相托的战友三杰的自然生命旅程结束看,毛主席不但是孤独的,而且是深深的忧虑不安和担心的。这份孤独,这份穿越时空的前瞻的和者盖寡,这份伟大卓绝天才的应者谈锋孤独求败,岂是可以同俗人,俗世里的那点鸡零狗碎的家伦放在同一个天平上称量的?

说他们脑残,言他们是恶人,对其都是抬举。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人。说他们天良丧尽,机关算尽太聪明,对我们正常人,还不要说伟人,都是亵渎和侮辱。

家事、人伦,颐养天年,健康长寿,非但无可厚非,而且始终是中华“贵生轻物”人生哲学里的应有之意,天然真理。然而中华先人、大圣,全世界的真正普世价值,又从来都是“死而不亡者寿”。烈十、英雄、圣贤、领袖的“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始终是普世价值的人类共鸣之价值取向。

这类哈叭狗、家奴打手式的张建星,竟然胆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公然挑战人类、世间美好、崇高的普世价值,把他们上上下下的政客丑陋,文人无粮,精英肮脏,权贵白翅的嘴脸,堂而皇之地公之于众,开创了当代绝版的皇帝之新衣。

没有张建星,哪来小痞子似的恶棍流氓袁腾飞?没有中国的赫鲁晓芙,哪会有三十八年的天翻地覆?中国共产党,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国全体人民,若继续任由这类无赖,无齿的权贵精英,在党报上,央视里,舆论阵地上,教育前沿上,向党史、领袖、人民喷粪,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指鹿为马,把小资、权贵资本主义,当成正道大理,用不了再一个十年,苏联第二的命令,就必将等着中国。

党校教授明目张胆地反党、反共、反社,党报喉舌,特别是高级干部,打着亲情、人伦之乐,颠覆社会主义甚至仅仅就是人世间的一般普世价值,乃最大的腐败,最无齿的昏君奸臣当道。中央如何治理,人民拭目以待。

作者:谭伟东 来源:网络
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本类固顶
  • 没有
相关二维码

    当前文章连接二维码
    本站二维码
  • 山丹丹红网(www.awzhx.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址:西安市科技路18号新科大厦  主编电话:17766663538   投稿邮箱:360537251@qq.com
    联络、客服、咨询电话:18066666331  法律顾问律师电话:13909236652   陕ICP备15014486号-1